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汽车

李东生建议实施31行业架构调控三网融合

发布时间:2019-05-14 14:55:48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在今年的两会上提交议案,相关部委应以统一的监管框架和配套政策制度来保障和引导三融合政策的推进。

李东生称,三融合的政策推进和落实面临着监管和运营体制、不同商业模式和属性、历史分割和行业标准差异三方面的挑战。在提案中,李东生建议改革体制,制定整体标准加配套政策,并建立“3+1”(3家运营商+1家有线电视运营商)行业架构来调控三融合的风险。

事实上,广电总局已开始酝酿组建“有线电视络公司”,其主要目的便是组建一个广电系统全国性的、能够与电信系三大运营商对等的运营实体,进而形成“3+1”格局,四大运营实体都可以经营三业务,双向进入,从而促进三融合发展。

跨部委监管三融合

三融合在我国10多年前就已经提出,但迟迟未得以实现。

“三融合一直没有能够得到有效推进,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广电和电信管理机构分离与管理权限竞争。”电信研究院专家黄浩认为,尽管中央政府出台了推进三融合的政策,但还没有明确哪些地区开展双向进入试点;也没有明确符合什么条件,广电(电信)企业才可以进入电信(广电)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才出现了广电总局紧急叫停广西电信IPTV项目事件。”

“根据目前推动三融合的阶段和所面临的环境,我认为,以统一的监管框架和配套政策制度来保障和引导三融合政策的推进十分重要。”昨日,李东生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指出,建议三融合“三步走”改革体制。

步是成立国务院跨部委协调机构:“要从高层推进,现在广电部门归中宣部管,工信部归国务院管,本身不太容易协调。所以需要有跨部门的协调机构。”李东生认为,在高层行政的干预下推进三融合,这种高层融合是打破僵局的重要一步。

第二步是实施实体机构的融合北京优化推广公司
。李东生表示,僵化局面打开、积累一定经验后,实现实体机构的融合,可以考虑在同一个部委下设立不同专业局来分别处理广电和电信的监管事宜,目前美国的FCC就是这种模式。第三步是建立独立的大监管机构。运营系统相对成熟稳定后,则需要完全融合成一个统一的、独立的大监管机构实施全面监管职能,目前英国的ofcom就是此模式的代表。

李东生说,希望这种体制改革可以快一点,“听有关部门介绍,他们都已经比较紧迫地处理三融合问题,我相信三融合的进程会比较快。”

事实上,由于我国电信和广电分业监管所导致的体制障碍,多年来三融合进展十分缓慢,监管体制问题已成三融合的障碍。李东生表示,“终由谁来牵头实现跨部委的监管融合,这该由国家高层确定,个人理解,应该由国务院的下属机构来管理。”

有不愿具名人士亦告诉,这些问题应该属于国务院下属机构管理,中宣部进入具体产品和技术方面管理不太好,“中宣部应该管意识形态、管内容的审核,现在视频上有大量产品技术和标准的问题。国务院是搞经济的,应该一杆子管到底。”

“3+1”行业架构成关键

李东生还表示,从有效调控三融合风险出发,建议实施建立“3+1”行业架构。即3家电信运营商加1家有线电视运营商,这既是国家有限资源的配置,又是考虑了历史和现实的理想选择。

有公益属性的广电业和完全市场化的电信业具有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怎样在统一的市场监管下展开适度竞争,是目前全球都尚未完全成功解决的课题。而来自历史分割和行业标准的差异也带来挑战。李东生表示,特别是标准的不统一、不兼容将造成产业链分割和高昂的成本代价,需要首先解决。

李东生称,实现“3+1”行业架构的前提是有线电视络运营商全国性整合,成为一个统一市场,“这将是三融合能否有实质性推进的关键”。

目前,有线电视络的整合已经开始。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院长马炬透露,到今年年底前,我国的广电有线络建设要实现“一省一”。

据马炬介绍,之前我国的广电有线络建设主要是自下而上、自发建设的模式北京网络营销公司
,这造成了多时国内有3000多家有线运营商,而且这些运营商相互独立,同一省份内不同地市运营商之间都没有任何关联,不利于实现络的规模效益。因此,广电总局要求,到今年年底,省一级的广电有线络要实现整合达到“一省一”,建立全省统一运营的络公司,实行省市垂直管理,改变之前群雄混战的局面。

广电总局新媒体产业发展研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第四季度,广电系统有线电视络已有三分之一省份完成整合,全国有线数字电视用户数量达到6285.7万户,有线电视数字化程度为38.56%。

目前,省整合完成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中东部地区,上海、江苏、天津、河北、吉林等十个省市已经完成整合任务。有十四个省市正在进行有线络整合,其中湖南、湖北、江西、贵州等省整合即将完成。而广东、黑龙江、山东等省市的整合工作则刚刚开始,2010年完成整合,难度不小。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前地方运营商开展广电业务,基本上全部独立铺设络、独立进行运营,先期投资巨大,如果要被收编到有线电视络公司,其前期投入势必需要有人买单。这也是有线电视络公司成立需要解决的问题。

广电总局科技司副司长王联则透露,很多广电运营商在规模上与当地的电信、联通、移动等运营商的分公司相差很大,一旦试点三融合,其数字电视业务可能会受到电信IPTV的直接冲击,“这使很多广电运营商不愿参加试点”。

而中国电信则在加速宽带提速,中国电信日前宣布,在主要城市的用户带宽要达到4M,重点省市要达到20M。“老实说,只要政策出来,只要我们想推IPTV,市场突破会非常快。无论是市场体量还是络建设,电信优势明显。”

对话李东生

TCL正推进互联电视标准制定

南方都市报(以下称南都):电信络是双向的,广电络是单向的,到三融合只需要一张络,原有广电络怎么办?有线电视诸侯割据现象比较严重,这么多的小电视公司怎么整合成大的有线电视公司?

李东生: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和运营机构对此争论很多年,个人看法是,一个是加快数字络建设,首先电视络要加快发展,如果自己不能够整合好,很难说跟电信运营商有很好的融合。要推进有线电视络数字化和双向化改造,提高络成本率和综合利用。

有线电视整合很复杂,区域性都很强,这一块关键要发挥广电等管理部门主导作用,在一个城市有线电视络整合在一起。

南都:你的提案有关于监管的建议,您觉得监管方面怎么突破?

李东生:国家并没有限制终端厂商进入三融合,现在只是积极制定规则和标准,作为终端企业我们通过行业协会也参与标准制定过程。相关部门也应该加快出台电信法,实施技术中立监管。让市场主体根据国家、企业和用户的利益交集决定具体的技术选择。这种技术中立原则实施不仅实施广电监管和电信监管分工,真正做到后退一步,站高一点,对国家资源进行有效的规划。

南都:TCL在三融合方面的布局如何?

李东生:TCL专门成立互联电视中心,借助国际化整合优势,在消费者创造、自主研发、工业制造等方面进行努力,去年我们是推出一系列互联电视,深受消费者欢迎,目前我们互联电视销售量比例是的。另外我们将主流产品线都规划互联电视功能。

另外我们也在积极推动互联络电视标准的制定,现在TCL电视和长虹电视有统一的标准,我们正和其他主要电视厂商进行协商,希望未来大家能够定一个统一的行业标准,这样的不同品牌电视机都能够用标准互联电视,消费者就可以说有更好的选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