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娱乐

文学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4:10

流水卷去时光,谁人解我痴狂,这一场幽冥大雪,终将落花埋葬。

我是一个忧伤的女孩,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就像轻风拂过天堂的云彩,笑容里是淡淡的寂奈。

佛说一念美好是云端,一念哀伤是凄凉,我在这尘世间寻寻觅觅了许久,却始终找寻不到传说中,那束名叫温暖的阳光,慢慢的我也开始习惯,以一颗无欲无求的心将自己隔绝在冰冷的黑暗。

这些年以来,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一道不可触及的伤,它像梦魇一般一天天在滋长,每每午夜梦回之际我总是静静的抱着自己的影子,孤单的刻画我自己的模样。于是漫长的一夜又迎来了黎明的曙光,我从黑暗的墙角缓缓起身,伸出双手推开那扇尘封的窗,让刺眼的光线灼伤我的手掌。

我是一个不爱笑的女孩,不曾记得幸福是怎样的滋味,只知道心若死了,痛也就不再有感,不曾记得时光的年轮转了多少个圈,是否有一个终点,我就像绿野仙踪里一只沉睡的麋鹿,偶然睁开眼睛时发现这世界没有属于我的位置。手中的宣纸已泛黄,迷迭香的芬芳已消散,记忆不曾远去,梦魇已开始徜徉。

于是,我在迷茫的尘世中给自己的心灵找了一方角落,那是一处安静纯洁的角落,仿佛无数的人来人往,也无法带走属于我的阳光,而属于我的阳光,却深深将我的心灵埋葬,三分无奈,四分凄凉。

我时常在想,什么才不算流浪,一支笔,一张纸,一条幽深的小路,一片落叶飘然的枫林,便是我灵魂栖息的天堂,是我不在流浪的家。

我知道一辈子很短暂,可能一转身就是尽头,只是倘若还能再有来生,我会不会向命运祈祷从新来过一次呢?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鱼,一生都想躲开水,我不知道是否有一种树,一生都想躲开阳光?我不知道今天撕心裂肺的哭过,明天是否依然可以继续?

也曾有一束走进我生命的阳光,用手指去触摸的时候,没有透骨的寒凉,就像美人鱼为了爱情变成泡沫一样,那种暖人心魄的美,叫人无限思量。

假如天堂太孤单,一个人迷失在安魂的殿堂,在告别死亡的那一刻,你会不会想起这一生的过往?那些爱过的,恨过的,痴过的,迷过的,疼过的,珍惜过的人,是曾否在你的心里刻下一道永远滴血的伤?

夜是这样的安静,这样的冰寒,冬天的大雪葬了层层高塔,我拾起一朵雪花放入我眉间中心的地方,我想聆听它的心碎,聆听它无声的呐喊。天空那样大,我总是喜欢抬头去看它,一方面眼泪流不下,一方面总觉得它那么大,一定可以包容我所有的悲伤。

时过境迁,岁月已悄然过半,我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曾改变,就算下再打的雨我也不会打伞,这是我的习惯。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这世上,没有人教会我如何去微笑,我学会的就是伪装,将所有的伤痛埋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忧伤,不想全世界陪我疯狂,哪怕毁天灭地的绝望。

生命是个怎样的词,如何才叫完整?我常常在想,也许天下的亲情并不是一样的,孤孤单单的活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可伶过,自己的生命里缺少了谁,不过想,或许那原本就不是我该有的。无论这世界是否真的有人关心过我,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也许是有些东西缺失得太多,也许是有些东西缺失得太久,以至于到拼齐了所有,仍然渺小得微不足道。

有时想想,或许那就是放在高处的糖了,可望而不可以,毕竟十几年的生命里那个位置始终缺失,时光无法倒流,岁月回不到过往,这人世间又有什么东西可以弥补呢!

假如心脏缺了一个洞,那么连带着灵魂也是不完整的,每当清风悄然拂过时,心口就会隐隐作痛,扯着那个伤口一滴一滴无声的淌着鲜血,这世上终究没有一种可以温暖我心灵的良药,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冰凉的,心是冰凉的,魂是冰凉的,肉体是冰凉的,来至于我的一切,都是冰凉的。

这些年来,大家都已习惯了叫我公子,我也习惯了这样的自己,我一直深信,只要好好的伪装,就没有人可以看见我的不坚强,我这样说着,也这样做着,脆弱远离了我的生活,我如男儿般穿梭在这虚拟的网络,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卸下这重重的防备,那是一座上了锁的心门,我拒绝着别人进来,也拒绝着自己出去,以至于到,我成了一个满载伤痕满载感慨,却又淡漠决绝的人。

如果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该有多好,亲情,友情,爱情,悲情,如果我什么都不曾懂,依然保持着冷淡与漠然,那么,这个世界的悲欢离合便无法牵动我的心。

雨是天空的眼泪,还是云的心碎,叶子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小鸟飞不过沧海,是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还是沧海的那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太阳哭了,因此天阴了,云哭了,因此下下雨了,如果从此不再让自己有心痛,多好,风过没有忧,雨来没有伤。

睾丸扭转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
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