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网络

如今在高定周上鼓掌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19-06-05 18:17:36
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高定时装的价值源于亲密体验

当社交媒体已成为多数人接近时尚的途径时

它终于遇到了无法攻克的领地

上周,在巴黎荣军院这座有着金色穹顶的法国军事史古迹(拿破仑就葬在这里)的花园里,Christian Dior 创造出了一个值得探索的世界:木制的鳄鱼在干旱的土地上漫步;长颈鹿穿过竹林;老鹰在头顶上空盘旋,它们上面则悬挂着一张出自艺术家 Pietro Ruffo 之手的巨幅地图。

▲ 由Christian Dior设计的荣军院花园。

之后的第二天, Chanel 在巴黎大皇宫重建了艾菲尔铁塔,它的主梁全都竖直伸向玻璃天花板, 而在这个结构巨大的金属支架下面,是各种各样的盆栽和绿色折叠椅,旨在模仿巴黎几座有名的公园。

又过了一天,Jean Paul Gaultier 的时装秀行将结束时,Coco Rocha 骑着一辆装饰着花边和羽毛的自行车上了 T 台。在她身后,是飘飞的雪花,而在她两边,几百台 iPhone 屏幕照亮了 T 台。

▲ Jean Paul Gaultier 的时装秀结束时,Coco Rocha 骑着一辆装饰着花边和羽毛的自行车上了 T 台。

我们生活在一个公开表演的时代,每个时刻都在记录、分享和评价。而几秒后,刚刚的分享又会被无数新帖淹没,然后消失。在这个连白宫都无法拒绝社交媒体的诱惑的时代,时装界应该如何免疫呢?

高定不仅需要裁缝花费几百甚至上千小时的手工制作,也意味着只为某一特定对象,按照她的身形和变化,持续数十年的长程服务。从定义来看,高定时装的价值源于亲密体验;但正是不同价值体系之间的那种张力,才是高定周的弦外之音。

这一特定的规则可能是整个服装界难以启及的地方,但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应该去讨论,且与我们所有人都有关的问题的缩影。而这,与我们能否穿上高级时装无关。

▲ Rodarte 在巴黎的场高定秀。

当然,纵观所有新品系列,还存在其它一些问题:除了放宽限制和准入标准,让高定周迎来了美国成衣品牌 Proenza Schouler 和 Rodarte——他们在自己的都市概念和反转审美基础上融合了工艺与古典主义的追求,但表现得不错;更不用说,神奇女侠几乎成为了这一季的灵感之源,连 Versace 都发布了金属装饰的紧身连体裤,以及皮制塑型超短连衣裙。充满男子气概的神奇女侠 Diana Prince 几乎对全线时装都产生了影响(1940 年代和 1950 年代的时尚回归了,大体来看,主要是以套装形式)。

不过,正如 Valentino 的创意总监 Pierpaolo Piccioli 在其突破性的时装秀前所说的,“我们处在一个什么都看得到,任何事物都一览无余的时刻,所以那些你无法看到的东西就成了特别的存在”。虽然这是他的个人观点,但这么想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人。

事实上,Giorgio Armani 的整场发布会就体现了这一概念。新系列以“神秘”为主题,以各种绣花面纱为特点,挡住了美术花纹,并设计出了一款月见草平纹布。有些造型(特别是一些窄裙)背后的含义看起来非常神秘,让人很难理解。

▲ 以各种绣花面纱为特点的 Armani 秀场 。

毕竟,你确实无法直接看到高级定制时装的真正优势:不管是一件 1960 年代由 Giambattista Valli 设计的,带花朵亮片装饰的简单迷你连衣裙,还是体现 Iris Van Herpen 手艺和技术的声波形女装,都需要一针一线地辛苦缝制出来。

为了纪念法国政治家、女权主义者 Simone Veil,Maison Margiela 不得不放弃了之前的工作室。然而在我们被邀请参观过新工作室后,事实证明,这是一次幸运的波折。John Galliano 设计的时装,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个性让人着迷,他将重点放在紧身胸衣、尼龙袜、风衣等基本款上,把它们与费尔岛杂色图案针织衫、粗花呢等日常款相结合以提高品质。比如,一件像是用瓦棱纸板制作的笋状束带紧身衣,实际上用的面料是欧根纱。

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为了博得越来越多的关注,有如行家一样的鉴赏乐趣日渐被遗忘了。这种选择是有代价的,其中的取舍可以在走秀中清楚地体现出来。

据平台分析师透露,Instagram 上的赢家是 Dior、Chanel 和 Elie Saab。Elie Saab 以宫廷特色而闻名,她的刺绣工艺让人眼花缭乱,T 台上全是“女皇战士”,她们身着全手工艺的袖管、裙子、裙裾;而 Dior 与 Chanel 令人挥之不去的印象则是套装的规模,它们让秀场上那些相对低调的时装显得相形见绌。

▲ Maison Margiela 的秀场。

Dior 这场时装秀的灵感来源于迪奥先生以及 Amelia Earhart、Freya Stark 和 Louise Boyd 等女性探险家档案里的日常穿着,色调朴实而充满生机,轮廓从小而柔软的肩部到腰部再到小腿呈弧形。装饰则极尽简化:夹克和大衣上的刺绣形状就是真的世界地图,羽毛制成的鲜花点缀出了遥远大陆的轮廓,细碎的薄纱褶皱和羽毛则让身体仿佛笼在雾中。

尽管它们看起来与以前的作品相似度极高,但之前的沉重感已经通过工作室的手艺从服装中提取出来。但这种工艺——臀部对角线的布料缝合,大腿处则敞开,以此来创造出瀑布般华丽的褶皱效果,虽说十分精妙,却是小屏幕上不能完全展现的。

▲ Karl Lagerfeld 的高定设计。

从到小腿的蓬蓬裙、紧身裤和超长外衣,到及膝长皮靴和可拆下的长袖子,大码时装似乎是现在的热门趋势,但这些只是纪念品或仿照品,根本无法和 Chanel 过于宽大的肩部曲线相比。同样,那些在领口和口袋处拥有彩色羽毛花环的时装,或闪闪发光的宴会装,或像紧身上衣那样分层的绸缎长裙,都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Lagerfeld 则在 Fendi 上开拓了不一样途径。他的第三场高级皮革秀虽说是在香榭丽舍剧院装饰艺术中心举行的,但舞台仅仅是新一季的背景,整场秀像是一间把印象派理念转化成服饰的大师级讲堂。

一幅画了圆形海角的点彩风景画是用成千上万个细小的皮毛亮片做成的;一件晚礼服披肩上的雏菊、罂粟和各种柔和的花朵也是用皮毛绣上去的;还有一套套装里的上衣和铅笔裙也是如此,像羊毛一样薄,上面布满了墨色花朵。事实上,能看清楚这些墨色花朵的方式是凑上前去亲眼看一看。但即使这样,你也很难肯定地说出这些花朵的意义所在。

▲ Fendi 秀场上出现用皮毛绣成的雏菊、罂粟和各种柔和的花朵。

这就是高定时装如此迷人的地方,与你对话的方式就像在低声细语地说一个秘密。这和 Instagram 在体现个体细节上追求快速轰动的做法不同,高级时装的用心之处才真正具有说服力。

稍微想一下 Azzedine Alaïa 六年以来的首场高定时装秀,他就在自己的陈列室(美术馆)那种极简的混凝土空间里举行。对于 Alaïa 而言,衣服上的每一处针脚、每一个活动部位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原因,并与装饰性能正好相反。

▲ Azzedine Alaïa 六年以来的首场高定时装秀。

大衣的造型一般在肩部做出两道褶,从而在背部制造出一点茧形的感觉;公主领提得足够高,好把脖颈变成让人崇拜的对象;针织衫、裙子、靴子和打底裤都是布料本身的颜色展现,并完全由线条的精细程度来决定。连衣裙是用天鹅绒、皮革和雪纺条纹制成的,上面点缀了几千根细小银钉,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人体像,然后再松开,它们既有过去的影子,也有未来的影子,但又是不受限于任何时候,就好像身体不会受限于穿在身上的紧身衣或约束物一样。

这些衣物并不会向外宣扬自己的力量,而是有一种向内之力。所以,那种自信的光彩才会展现在穿衣者身上,而不是在衣服上。这个差别很细微,但却非常重要。

这种差别同样体现在 Valentino 的秀场上,Piccioli 不仅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高定时装很多显而易见但也颇有传统的规则,还把五颜六色的日常衣着以漫不经心的混搭方式和运动装结合了起来。为一件红色薄绸质地的正式衬衫搭配一条宽松长裤和一件披风式大衣;另一条离经叛道的黑色裤子配上超大码白衬衣和精心剪裁的披肩,上面则是一件随意斜裁的背心;还有一件叶绿色百褶裙配上有紫红色带子的青铜色雪纺运动衫,再加上一件糖果粉色羊绒大衣,由一条黄色腰带紧紧束住。

也许有人可能会发出“这都是些什么”的疑问。然而再近一些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裙子的流动效果是通过把几千片小羽毛装饰在每一条褶皱的一面实现的,它可以让另一面保持透明;一件带有银色珠饰的背心裙却像薄纸一样轻柔;而一件无袖蕾丝礼服则通过拼贴三种不同的貂皮,利用深色的明暗对比,营造出了一种深邃感。

▲ Valentino 秀场上出现的覆盆子色伞裙。

当 Valentino 的覆盆子色伞裙出现在 T 台上时,观众爆发出了阵阵喝彩声,正如他们在Alaïa 现身之后所做的那样。而在 Fendi 的秀场上,Lagerfeld 则收获了三次起立致敬。在这个发布会的鼓掌时刻都简化成了用一根手指敲击 iPhone 的时代,鼓掌显然意味着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时尚很少被看成是社交媒体上瘾的解毒剂,但在巴黎高定周,它或许可以做到。

撰文:VANESSA FRIEDMAN

翻译:熊猫译社 乔木

:张权

遇到爱钱婆婆怎么办 她故意气走没钱的我
大麦茶怎么泡才好喝?
杭州飞芽庄航班紧急返航 乘客:极速下降如坐跳楼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