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网络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二百九十五章 树屋

发布时间:2019-12-05 08:28:49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二百九十五章 树屋

格勒长平将艾雯抱起,尾随爷孙二人。

林间早晨寂静,暖阳斜入,格勒长平身上散发着发霉的味道。

小童的脚跟不着地,一会又上树,一会又跑起来,兴奋地和格勒长平说起他在每个角落追捕过的动物

格勒长平问道:“洪一飞前辈,长平有一事不明,还请您告知。“

“你是想要问我为什么说你们会出不去是么?“银发老人回答道。

“是。“

银发老人突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还没张开嘴,小童便又抢出话茬,道:“那时因为。。。。。。“

可小童刚开口,就被银发老人用石头点了哑穴,小童一时发不声来,拼命比划着喉咙,来“纠缠“银发老人。

银发老人背着手,不理会他,却暗自小声嘀咕了两句,道:“说了多少回了。“

原来这小童并不懂得解穴的功夫,他仍然可怜巴巴地拉扯银发老人,干脆直接抱着银发老人大腿,整个人就挂在爷爷的脚上。

“你放开我,你这顽皮小童,你巴着我都走不动了,你快放开我。“银发老人揪着他耳朵道。

小童摇摇头,坚持不放弃,抱的更紧。

银发老人无奈,道:“随你,我才不吃你这一套。“于是他任凭小童挂在他腿上,他拖着腿和小童,一瘸一拐地走。

格勒长平看着有趣,不禁笑出声来。

银发老人道:“你看看你都丢人,都笑你了,还不快撒手。“

小童笑咧开了嘴,摇摇头。

当他们停下脚步,一间巨大的,“长“在树上的房子跃入格勒长平的眼帘,他吃惊诧异,他打小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观,一个大树的树杈群间,由许多木头整齐而有计划的搭建成一个房子的形状。

只见小童轻车熟路地爬上树,通过了小通道口进到了房子里,接着放下来一个软梯。

银发老人大声道:“戚风,把盆放下来。“

于是,只见那房子被小童扯开一个木板子,吊下来一个木制大盆子。格勒长平小心翼翼地将“左翼“放在盆子中,然后自己顺着软梯爬了上去。

树屋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他爬上去之后几乎是可以直立起来行走的,他跑到小童身边。

“好了,可以了。“洪一飞在屋下发了信号,格勒长平和戚风合力将“左翼“运了上来。

洪一飞转出脑袋,道:“戚风,这姑娘就安排睡你屋了。“

戚风瞪大了眼睛,一副失算了,赔大了的表情。

树屋内更为壮观,一应俱全,卧房有两间,有做饭的地方,还有喝酒打滚的地方,还有一个露天的阳台,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洪一飞这才解开了戚风的穴位。

“咳咳。“戚风清了清两嗓子,然后灌了两口水,再清清嗓子,道:“爷爷,干嘛点我穴啊。“

“是要告诉你,少说话,多做事。快去收拾下你乱糟糟的狗屋,给人家姑娘腾出个干净的地方来。“

“哦。“戚风勤快地跑进屋子,把衣服一卷,一抱,一丢,直接丢到了洗衣服的桶里,心满意足地道:“这不就行了。请进吧。“

“谢谢你。戚风。“格勒长平将“左翼“妥妥地房子床上。

“客气了。哈哈。“戚风挠挠头,竟然有点脸红。

格勒长平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了,那么天真,那么真诚,没有丝毫的隐瞒。

洪一飞也进了来,看了看“左翼“,道:“长平公子,我看你嫂嫂身上的衣服是湿透了的,这样对病人不好。你看我们也就爷孙两住,也没女人的衣服,这是上次从小钢那里借来做表演的服装,希望别嫌弃,先替你嫂嫂换上吧。“

“当然不会介意。“格勒长平刚一接过衣服,突然又迟疑了。

“怎么了?衣服有味道么?“

“哦,不是。只是,我,我,我不能帮她换衣服,她是嫂嫂。“格勒长平的手不停地捏着手里的衣服。

“也是,可是吧,她若不换身干的衣服呀,我是怕她病得越来越重的。“洪一飞捋了下胡子,道:“没办法了,非常时期,为了救人嘛。就不拘小节了。“

“可是。。。。。。“格勒长平依然矛盾。

“可是什么?你不换啊,那我来帮你呀。“洪一飞说着便去夺格勒长平手中的衣服。

格勒长平一把扯回来,拦下他道:“那不行,不行。“

戚风绕道他们之间,扯着衣衫的一角,说道:“那要不我来?“

格勒长平机警地将衣衫收了回来,抱在怀中,道:“你也不行。“

洪一飞见状,揪着他耳朵,道:“你小屁孩,学坏了吧,想得倒是挺美的,快去,给他们烧盆热水去,顺便把你那堆衣服洗了。“

“爷爷,爷爷,疼啊,轻点轻点。“爷孙二人在戚风的叫唤声中离开了屋子,并轻轻地把门带上了。

“爷爷,他家嫂嫂真的是挺漂亮的,比村子里的所有姑娘都漂亮。“

“村里你都见过了么?这般说?“

戚风搓搓被揪疼的耳朵道:“反正我就觉得,咱们村子里的姑娘就没她长得这么好看的。“

“好看有什么用,万一她是个凶八婆。“

戚风摆摆手,道:“才不会呢,看她如此娴静,优雅,一定是个脾气很好的姑娘。“

“啧啧。“洪一飞推了下戚风的小脑袋瓜子,道:“小鬼头,你才多大,左一句姑娘,又一句姑娘。快滚去把水烧了。“

戚风鬼脸道:“爷爷,莲娘说不定马上就到了。呵呵“

洪一飞一听到这个名字,全部的汗毛全部都立了起来,道:“乌鸦嘴。“他往窗外瞧了瞧,生怕远处叶下晃动的某个身影正往这边走来。

格勒长平拧巴着手里的衣衫,坐到床边,手足无措,道:“嫂嫂,对不起,长平不是有意冒犯,我只是想帮你把你身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这样你会暖和些,长平并非有意冒犯,还请嫂嫂务必理解我。“

艾雯昏迷着,脸色发烫而泛红。

(未完待续。)

海口治疗早泄费用

长治哪家性病医院好

汕头治疗龟头炎方法

康安癫痫病医院

雨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6个月宝宝发烧
宝宝发烧咳嗽
小孩发烧推拿
宝宝晚上发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