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纸片惊魂

2018-09-15 10:34:03

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一个魁梧大汉摇摇晃晃地撞门进了一家米粉店,服务员连忙上前,问道:“欢迎光临,请问先生吃什么呀?”,只见那大汉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米粉店的招牌,嘴里喃喃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文字。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大汉,扫视着他,忽然有人喊道:“他身上有一把刀!”人们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大汉的背后果真插着一把刀,只不过在外套里罢了,但还是有鲜血渗出来。有几个女生吓得喊起来,场面顿时混成一团。喊叫声中,大汉慢慢倒了下去,有人缓过神来,去试了试鼻息,忽而大叫:“他,他死了!”这一叫,把在街上巡逻的巡警招来了,他们立马封锁现场,有细心的警察看到他的裤兜里露出一截纸,便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大家围上去看,只见上面写着人们都看不懂的文字,警察把纸片翻个身,上面隐约印着中文,淡淡的,若有若无。

有人说,那是密码文字。警察发话了: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会让大家受伤害!听这一说,人们纷纷散去,议论纷纷。第二天的报纸上,新闻上铺天盖地都是这件事的新闻,有人说那张纸是藏宝图,大汉指的就是藏宝地点。这家粉店的老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好好的开家粉店,守道经营,怎么出了这种事?

人们殊不知,大汉之死,引出了一段惊世传奇。

再看警方那儿,他们研究纸片背面的那若有若无的东西,用显微镜看,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而用肉眼看,却能看到一点儿,肉眼比显微镜看得还要好,这可奇怪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惊动了一个人,什么人?原来是科技学院的知识渊博的一个人,名叫何鑫,暂且叫他鑫吧。鑫亲驾派出所,看了看那显微镜显示的图案,又看看用肉眼看到的图案,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呀!”他轻轻抚摸着那若有若无的东西,道了句:“我先走了,我好好想想,明天再来看看。”说着就拂袖而去。

所长见那么个大学者都不明白,他自己也奇怪了,仔细研究,但也不知个所以然,就先把纸片放进保管箱里了。

第二天,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出来了:所长和鑫猝死家中,身上有多处抓伤,双目瞪圆,呆呆地望着窗户,嘴巴傻张着,那一道道血印,看者无不触目惊心。奇怪的是,他们身上都有“未解诅咒,天罚”这六个大字。尽管警方尽全力封锁消息,但这件事还是传开了。这座城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中。

一张纸片害死了三个人,这是件大事,警方开展悬赏:破解纸片迷局者,50万重金。×年×月×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许多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底下跃跃欲试,但因这张纸害了三条人命,他们也不大敢尝试解密。

终于,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来到警察局,说:“我能破解这迷局。”说着,老者径自走入局里面,指着箱子里的纸片说:“把它取出来!”说着,有几个警察来,拿着一串钥匙,摸了半天,摸出一把长长的钥匙,插进锁孔里,“啪”一声开了锁,用镊子取出了那纸片。老者接过纸片,从口袋里取出一把精致的放大镜,拿放大镜是镶金的,全身金灿灿的,真是华丽。老者用放大镜细细揣摩,忽然吃了一惊,头上冒出冷汗,喃喃道:“这,怎么这样?”警察忙上前,问道:“老先生,有什么事吗?”老者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喃喃细语,过了近一个半小时,老者忽地站起身,目光空洞,颤颤巍巍地扶着墙走了出去,说了一句颇耐人寻味的话:“上苍赐予我们生命,为什么要将我们带走,无奈上苍,只望子女好好生存,别随我而去!保佑!”说完,走进自家里,呆呆坐着,望着窗外,第二天,老者也猝死家中,死相和局长、鑫一样。

这一来,那些后生们都不敢尝试解迷局了。这张纸片成了派出所的一块心病。也成了老百姓们议论的重点。这神秘的纸片,让人们越发恐惧。

过了几个月,终于有个小伙子来了,他的名字很怪,姓鲜于梦,名叫辉灵。暂且叫他灵吧。灵说他是听外面的人说的这件事,他是山里人,一直靠打猎为生,他的祖先一直打猎,但自从这样过了几辈,有一个祖先坐不住了,他花尽毕生心血,研究出了一系列的巫术,其中分为普通巫术、毒巫术和禁术。那本记载着巫术的书传承了下来,灵听说了这件事,觉得和巫术书里的禁术有点儿沾边,警察赶紧问他:“是什么巫术?”他挠了挠头,说:“我也不大清楚。我拿来吧。不过你不能碰,要不然……”那警察感到背后发凉,有点恐惧了,就让他把那个巫术抄下来,不料灵说:“不行,如果抄的话,那人必死无疑。我去取来就行了。”说着就去取书。第二天,他果真拿了一本书,褐色封皮,是羊皮纸做的,上面用红色写了四个字:绝密巫术。

警察心存疑惑,便想亲自看看,哪曾想灵护着那本书,说:“这是秘书,不可漏密。”警察哪里听,一把把书抢了过来,正想翻页,忽然一股无形的压力把他碾碎了。

一阵风吹来,那书翻到了一页,那页写的是:秘术。

灵轻轻抚摸着那页,边摸边看。他说:“把那纸片拿来!”有一个实习警察取了出来,灵喃喃道:“迷局将解,天降吾,天却带走吾!”

他长长叹口气,仰望了一下天空,取出一把刀,那刀是镶金的,与老者那把放大镜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刷的一下割了自己的动脉,对准书上的那页,任凭血怎样喷,他也不动,喷了3秒,又把伤口转往纸片上,那血喷啊喷,不久喷完了,灵浑身死白,眼睛大睁,过了一分钟,便慢慢消失了。

那张纸片上浮现出了几个血字:“巫术解除”,那实习生很是吃惊,忽然无形中响起灵的声音:“我已到了天国,其实这张纸,是祖先设下的巫术,用它来保佑子孙,不让其受到伤害,只有身体里淌着鲜于梦族人的血,碰到纸片才不会死,其他人都会像鑫那样死去,那大汉是鲜于梦人,他遭人抢劫,被捅了一刀,才死的,至于他指的那个招牌,只是他感到新奇罢了。用你们的文字真不习惯,在鲜于梦氏族人的理念里,不是‘死’,而是一场长眠。好了,永别了!”

那个实习生后来一路顺风,成了所长,大汉之死这个案子,也就不解自解了,人们渐渐淡忘了它。这是后话。至于灵和这个巫术,也许只是一场梦、一个美丽的传说罢了。

电焊机一个
淄博即开式热水器
盛世天下户型图-天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