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教育

天幕神捕 第六百六十五章 暮雪旧居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6:55

天幕神捕 第六百六十五章 暮雪旧居

“喀嚓格尔?”老族长的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思绪了许久才缓缓的摇了摇头,“听起来像是我们草原的名字,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X草原太大了,就是从这里往西走上上千里都是草原。”

也许对于这个回答早有预料,宁月脸上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情。轻轻的拿起一个树枝,活动了一下篝火。抬起头,望着天空的星辰若有所思。

这一夜没有过的很安静,除了夜晚的呼呼风声,再也没有什么打搅。宁月睡的很熟,仿佛眼睛一闭一睁就天亮了。在离开中原,踏进了危机四伏的草原还能睡的这么坦然自若的,除了宁月也没谁了。

起来吃了奶饼和奶茶,宁月来到开始打包的老何身边。老何的货物其实已经清空了,十几个马车上都空空如也。但老何这一次的行程远还没有结束,他需要到西部地区去收购更多的羊皮牛皮,如果可以,老何更希望能弄到几匹战马。

“铁木真先生,你来了?我们等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出发,您也不要太着急,草原虽然很大,当也就那么大。我想随着往西走,我们一定能找到喀嚓格尔的。”

“老何,我想我们要分开了……”宁月望着远处地平线上那一丝火红淡淡的说到。

“分开,为什么?你一个人走那……”老何顿时急了,虽然从事实来讲,宁月的武功就是一个手指也能戳死他们,跟着队伍和独自行动似乎对安全系数没有丝毫的改变。

但是,宁月的身份何其的特殊?他还是大周皇朝的郡王,万一遇到了什么事,那老何他们可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没什么打紧的,以我的武功不会遇到什么凶险的。我隐隐感觉,如果再和你们一起走,你们可能会被连累。对了,昨天老族长说的也许是真的,你们要不回去吧,不要往西走了。”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宁月对老何的认同感还是蛮高的。老何是一个很健谈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觉悟感很高的无名英雄。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的商人在草原上行走,替朝廷打探那么多草原上的情报。也许朝廷对草原会更加的被动。

“不行啊……”老何轻轻的抓起一把茶叶杆塞到嘴里嚼了嚼,“草原近一段时间透露着古怪,朝廷想知道为什么。我要不往西部走一趟,怎么能打探出消息呢?

先生无需替我们担心,老何在草原行商二十年,和各个部落都有交情。不是老何自夸,整个草原,不是我朋友的部落也不多。就算西部不太平,我也能太平的走过去。

既然您不愿和我们一道走,那您要去哪里?说不准前路上,我们还能碰头。到时候我也打听打听喀嚓格尔,说不准我能打听到呢。”

“暮雪曾经在雪山之上修炼,还被他们奉为雪山神女。既然到了草原,我去那里看看。”宁月轻轻一笑,缕阳光突然间露出地平线洒下,在照射在宁月的脸庞之上。

骄阳初升,给美丽的草原染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背着朝阳,宁月和老何分道扬镳,云朵部落也已经打包收拾完毕。唱着欢快的歌,牵着马匹也开始了他们的迁徙。

雪山位于西北,在往北就是北海之地。雪山高耸入云,因为常年积雪不化因此而得名。在雪山脚下,散落着无数小部落。他们快乐,安逸的在雪山脚下落地生根。

虽然雪山冰冷,虽然山脚下的青草并不肥美。但这里,却仿佛是他们的理想乡一般。因为他们信奉雪山神女,他们有着雪山神女的庇佑,因为在这里,他们可以免受战争的侵扰。

雪山神女是特殊的,因为就是在长生天宫,也找不到关于雪山神女的一点记载

天幕神捕  第六百六十五章 暮雪旧居

。如果没有记录在长生天宫的强者,都会受到长生天宫的通缉甚至剿灭,但雪山神女却那么的特殊。

她够强,强的令人绝望。曾经长生天宫想过命人去查探雪山神女的跟脚,如果不是出自草原那么就直接绞杀。但结果却如此的残酷,还没来得及爬山雪山还没来得及查出什么,派遣而去的勇士就已经死在了雪山神女的剑下。

勇士死了,就派遣金刚,战神,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死了。连战神都不是对手,再要派遣更强的人手,那就只有八大天尊了。

但天尊的身份,在长生天宫何其的尊贵?他们只会听从圣女的命令,就是法王的命令也不会听从。而从雪山脚下和其他见过雪山神女的人口中得知,雪山神女出现的时候还只是十一二岁模样的孩子。

一个孩子,如果不是生长在草原,应该没有人舍得将她送到这个充满杀戮血腥的地方吧?下意识的,长生天宫也渐渐默认了雪山神女的存在,甚至渐渐的忽略了雪山神女不是出自长生天宫的事实。

在雪山脚下,是受到雪山神女庇佑的,外来部落不允许踏入雪山的范围。要想在雪山范围定居,必须得到原定部落九成部落的认可才行。

而现在,雪山脚下的地域已经被瓜分干净了,堪堪只能容纳这十几个部落。再多的话,大家都要吃不饱了。

宁月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雪山脚下部落的警惕。因为宁月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在草原人单纯的思想里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远方的客人,您来大雪山做什么?是不是迷路了?”刚刚走到雪山的山脚,一个老头拄着拐杖站在帐篷门口大声问道。

“不是迷路,我是来雪山看看雪山神女的……”宁月随意的回口喊道。雪山之上自然不会有雪山神女,因为此刻的雪山神女还在桂月宫。宁月只是想去看看千暮雪曾经修炼过的地方,仅仅是看看而已。

听了宁月的话,对方的老头却是脸色一变,急忙颤颤巍巍的跑来。这样子,站着都成困难想不到还能跑。

“远方的客人,你可别去送死啊!惹怒了雪山神女,你就没命了。还记得几年前,经常有人来雪山像你一样想去雪山山顶看看神女,但是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他们都死在了雪山。”

宁月看着老头的表情,心底有些疑惑,“你难道不责怪我会亵渎了神女?反倒是担心我的性命?”

“神女被人敬仰,虔诚的信徒当然要近距离的接触神灵沐浴神的光辉。但是,能沐浴神的光辉的,只有那极少数的人。每年都有那么多人虔诚的前往圣山,就是希望得到长生天的垂青以获得庇佑。但是,又有谁得到了长生天的赐福呢?很少……”

宁月被这个解释折服了,也许草原和中原的思想原本就不一样。中原人的心中,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哪怕靠近都是亵渎。但草原人却不是这么认为,他们以近距离接触神而为荣,敢于靠近神的,也是受人尊敬的勇士,哪怕死了,也是英雄。

沐浴神光,宁月不在乎。要是真的能够沐浴神光的话,宁月都不知道沐浴了千百回了。宁月原本只是好奇的想去看看,但现在,他更想知道千暮雪当年在草原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

在年仅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被祁连王丢到草原之中生存,面对一个又一个强者的挑战。就像老人说的,那些前来征服大雪山的人都死了,而那些人自然也不可能像老人口中说的那样是来沐浴神光的。

宁月轻轻的靠近雪山,在老人惊诧的目光下,身形一跃便飞上了苍穹。在老人的眼中,刚才还在眼前的人竟然一眨眼的就落到了半山腰上。几个起落,就像雄鹰一般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内。

雪山很大,因为太高所以才看起来那么的陡峭。但真的攀爬的时候却也仅仅是七十度的斜坡,只有到了上面,才会渐渐的变得狭窄。

越是高处,氧气就越稀薄,但这些对于武道高手来说却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刚刚踏进冰雪,宁月便看到了四具已经冻成了冰雕的死尸。四个人的伤口整齐划一,都是快剑沿着咽喉略过。

这四个人,都是死在一剑之下。由此可见,千暮雪当年的剑法死何等的干净利落,又是何等的凶残毒辣。

随着继续的前行,见到的死尸也越老越多,要么被一剑封喉,要么被刺穿心脏。从尸体的剑伤之上,宁月竟然惊奇的发现,千暮雪所用的剑招竟然都没有重复的。

而从死尸的伤痕,宁月脑海中的画面也越来越鲜明越来越立体。千暮雪就是在用这些人磨炼剑法,就是在这雪山之巅,千暮雪的剑法从有招之境渐渐到了无招之境。

都说千暮雪是三千年来恒古的绝世天骄,但天赋却只能决定她的起点。她不是一生下来就是武道高手,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武功。如果没有这四年在草原的厮杀磨炼,千暮雪不可能在年仅十四岁的年纪就踏破桎梏成就武道之境。

千山暮雪,月下剑仙。这个令人绝望的名号,是她用命拼出来的。但可惜,大多数人只在意到千暮雪的天赋,却忘了她在背后付出的努力。

这一点,宁月也能理解。自己短短三年成就武道之境,除了一开始系统还帮了点忙,但到了后来,

白银好的癫痫病医院
嘉峪关治疗盆腔炎医院
铜川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效果怎么样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