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求生记为人焉能不贪生

2018-09-15 10:02:47

正在课堂上课的高一班学生金毅忽觉耳畔响起轰隆隆的震颤声,眼前灯在摇晃,墙体开裂,脚下地面在弹跳,天旋地转。

惊心动魄之际老师惊呼:“地震了!”

顷刻,有的同学向门外跑去,就像喝醉了酒,站立不稳,跌跌撞撞;有的吓得魂飞天外,就地趴在桌下,轰鸣声像连环爆炸震耳欲聋,加之同学们发出的惊叫声,场景十分恐怖。

秒过后传出一声巨响,金毅同学正在走廊狂奔着,心里一紧。霎时似乎天塌地陷了。这幢四层教学楼瞬间坍塌了。

金毅头晕目眩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醒过来,他想起发生的惊魂的那一刻,自己现在还活着。周围一片漆黑,静静的身体佝偻地靠在一个墙角旁,头部和身上有血流淌,但手脚四肢尚灵活,没有骨折断肢,此刻,只好做一回盲人,只能用于触摸,头顶是一块斜靠在墙上的预制板,不时地有余震发生,震荡之时便有砂土落下,他深知自己身处险境,只要余震中这块预制板落下来,自己便成碎肉饼。心中满是命悬一线的恐惧,心怦怦地跳个不停。

这是一处不祥之地,也是救命之处,自己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黑得没有一线光亮,伸手不见五指,正值初秋时节,只能以热了是白天,冷了是夜间来区分时日,不论白天、黑夜,都能听到风钻打洞救援的声音。周围只有一平方米大小的生存空间,到此难处,如虎落深坑,处境好比风中一盏灯,谁知啥时灭呀!令他恐惧和不安。

蚁蝼尚知惜命,生存的欲望和可能,在于自己的意志。保持体能要耐心地等到救援的那一刻,自己要相机行事,定会绝处逢生。他不动,其实也动不了,减少体力消耗,保持精力,他试着干涩的嗓子尚能发出声音,留着救援人员到时好呼救。忽然摸索到衣兜里还有半瓶矿泉水,他掏出来喝了一小口,滋润一下满是灰土的咀,这可是救命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饮用。这水要用到救援人员到来。

他突然想起能食用的只有腰间的皮带,不知是牛皮的还是猪皮的,长征时红军过草地时食用过,此时是唯一的食品了。正在绝望与希望地处两难的时候,响起了手机的彩铃声,他机灵得像触电,彩铃声响自上衣口袋,他急忙摸出手机接听,一个焦灼熟悉的声音,是父亲打来的,顿时惊喜地回应道:

“爸爸,我还活着,大概压在一楼的预制板下,没有大的伤害,快来救我。”

“你要挺住,救援队正在施救,家里房子没有损坏,全家平安!”父亲的话使他受到鼓舞和激励,他高声回答道:

“爸爸,妈妈放心,我会坚持到救援来解救,要活下去。为了节省手机用电,我关机了,以后每天联系一次。”他觉得手机可以为营救传递信息,珍惜用电,电和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十分重要。

金毅的父亲和学生们的家长都聚在坍塌的教学楼现场,废墟像小山一样,七上八下的玉制板断裂后支在那里,救援队正在调集大型机械,将预制件从上往下扒皮深挖,要将里面的人救出。学生家长们自发的形成救援突击队,金毅的父亲流着泪一锹一铲的清理废墟上的砖瓦砂石,自己的儿子就压在最下面,心如刀绞一样疼痛。

此时,预制板下的金毅饥渴难耐,死亡不时地向他袭来,他觉得生与死靠自己的毅力,必须挺住。回顾陈年往事,憧憬美好的未来,脑子里过起了电影,要有一个好心情,消磨时间,尽量在睡梦中度过时光。醒来就嚼皮带,坚硬的皮带像啃木头一样,为了生存必须要啃,好歹咬下一块在咀里反复嚼,而后吞咽下去。自己排的尿他都接在矿泉水瓶里,每日节约的喝一两口,到了第四天,饿得肚皮贴到了脊梁骨,他体验到渴不择饮,一饭值千金,饥饿使他神思恍惚,身似三更油灯尽,他想起前两天自己拉的粪便,用手触摸一下有了硬壳,饥不择食,便拿起来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尿水,并无异味,他想味觉器官麻木失灵了,做一回狗吃屎,吃起来并不恶心,在这黑洞洞的静息之地,这是四天来的第一餐,只吃了一半就觉得有了些气力,头脑清醒了些。饥时一粒,胜似饱时一斗。他庆幸大便救了自己。剥下的一半留着明天吃吧。

利用这一点气用手机同父亲最后一次通话。父亲嘶哑着嗓音宽慰他:

“坚持住,已经清理到接近一层。”他告诉父亲:

“手机要没电了,我能坚持住。”父亲在电话中听到他说话底气十足,不知他是如何坚持的。金毅也能听到头顶玉制板上面的响声,救援队在一层一层地移开玉制板,生存的希望向他逼近。求生的欲望更加强烈,在将被解救的时候,他深怕自己睡过去醒不了。使他联想到革命年代的革命者们,在牢狱中受尽酷刑,坚贞不屈,被杀害了。而另一些革命者有异样的求生观念,写了投降书被释放了,出来后舍生忘死地继续革命,革命胜利后被定为叛徒,受到另类待遇,终生抬不起头来,不知这种做法是否公平?同自己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吃屎喝尿有什么不同?一日不识羞,三日不忍饿。第五天他吃下另一半大便,喝下了瓶中的最后一滴水,一口吃的,一滴喝的来之不易,每一滴水如同甘露,他感到人屎不中看却中吃。渐渐有时陷入昏沉状态,他挣扎着告诫自己,营救时刻即将到来,他挥挥手,又掐了腿,手脚尚听从使唤,对自己得救充满希望和信心。

在第六天的清晨,他听到身旁预制板的钻孔声,并且从缝隙处看到有光线射入,他用石块敲打玉制板给外面发信号,救援人员一阵欣喜,竟还有生还者,是个奇迹。

上面加快了行动,很快在金毅身旁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外面的叫喊声清晰可见,金毅用力爬向洞口,当人们把他拉出来时,一片欢呼声,在担架上他被蒙住双眼,他举起手向空中晃动,发出生存的信号,响起了更高涨的欢呼声,他是最后一个救出的生还者,有些同学没能坚持到最后一刻。120车风驰电掣般的驰向医院。

县领导和老师同学鱼贯而来医院探望他,一拨一拨的记者来采访他,都想知道他是怎样熬过来的,创造了度过生命极限的奇迹,对于喝尿吃屎他觉得似乎不坚强,决心烂在肚里,三缄其口,不想传扬出去。

当人们反复追问是什么支撑力让他挺过来?他的回答出乎人们的意料:

“我在险境中乐观地挺过来,活下去,就是想上大学学建工专业,建造能抗震的楼房!”他的话获得大家的赞叹和敬佩,但也不能减弱人们心中的悲伤。

六色打印机
电动车报警器图片
佘山玺樾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