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郎绍君林风眠式的写意

2019-01-10 12:00:42

郎绍君:林风眠式的写意

这是画的北方的景色,这是画的南方的景色,他的画里头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逆光,彩色的画里头,这些黄的树,雨过雨后地上还有一点积水,积水反射的白墙映着逆光中的秋色,这个有一点印象派的东西,但是画的不完全是印象派的逆光,实际上李可染先生说他逆光也受到林先生的影响是对的,吸收了一点,但是李先生也有自己的观察。 画的秋景,这批东西跟自然观察有关,他去了一趟天平山,就是苏州,他回来就跟苏天赐说,他说我得到一种启示,我要画一种新的风景画,后来没说他是什么,其实就是这一批东西,所以跟观察自然有关,是观察自然,但是你可以看到自然当中后头山能这么秃得那么简单吗?能这么灿烂吗?大概达不到,就是说色彩,我用生命的诗意的色彩表现,他这个色彩这种单纯有一种很浓厚的生命,像这个就是说经常我们在中国的词里头看到他对于杭州、扬州南方这些优美景色的柳树、柳枝如烟的美景,在这种美景里头还有一种春天很快就走了一种淡淡的哀愁,而这个东西正是文人的东西,林风眠有那么一点点这种味道,但是他没那么多明显的文人的声音,林风眠的作品还有一类是有孤寂的一面,但是他还有一种刚健的东西,这个可能是比较婉约的。我要说两句这张画,他画的新农村,从监狱出来以后,他画了一个新农村,但是没想到这幅画说是黑画,批黑画,批给画的展览中央美院黄永砯先生画的猫头鹰也说是黑画,所以后来有一阶段林风眠刚出监狱又被批黑画,有一点失语,李可染先生也有一段这样的病,这个是他画的仕女。他要表现一种东方仕女的诗意,东方仕女是什么?是日本仕女、是中国仕女,是印度仕女,是古代仕女,是现代仕女?没有一个人说这个就是一个东方仕女,东方仕女是一个概括的说法,只有具体的仕女。当然我们可以说他画的是中国的仕女,但是中国仕女很难说说是古代的,是现在的,但是她是安祥的,是优美的,是如诗如梦那样的一种仕女,就是他心中的美,他心中东方女性的美,是他加工的,跟程式化的仕女画,我们看了就不相干,但是他这个仕女有一种现代的吸引力,比如说后头这个仕女和后头这个花瓶和花的呼应,和后头像是窗户又不像是窗户的朦胧色彩的呼应,在两条黑色的衬托之下显得轻柔的感觉,缥缈的感觉,他就是一种诗意。紫色,紫罗兰的衣裳,众多的其他的颜色,比如黄色,形成淡黄色的古色的衬托,重的和浅的一种重托,整个的身躯是优雅的、清淡的,但是眼睛和头发是黑的,所有这些都是一种创作性的描绘,是一种表现性的描绘。 后头是窗户吗?不是窗户是晚霞照的那种灿烂的金光吗?是向日葵吗?不知道,就是一种抽象的色,抽象的块来衬托着这样一个很健康的,很青春的一个女性,而且咱们可以看看这个造型,程式化,那个眼睛从剪纸或者是皮影来的,他也创造了、继承了传统的民间艺术的一些东西,绣球花,整个的构图是一个方纸,但是几乎全部都是由圆形组成,但是后头的重叶子跟圆形呈对比,这就是一种形式的探索、色彩的探索。 大壁画红紫色的统调,这也是一种写意,就是用快速的 这是一种林风眠式的写意。

互联网怎么赚钱的
河北橡胶膨胀节
生物质燃烧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