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军事

【春秋】五爷(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0:07
三四月份的天,长的没有眉眼。已经是傍晚快七点了,太阳还是高高挂在西面不想回家。
五爷坐在门楼下的石头上,东瞅瞅瞅西看看。长长的巷子空无一人,就连一条狗都没有。如今这村子真的是房越盖越多,地越来越少;车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少。吃完了晚饭,等五奶收拾完锅上,就回家关门睡觉了。早睡早起,这是他们一辈子的习惯。

正当五爷慢慢的起身时,一辆白色的小车无声无息地拐进了巷子,缓缓驰来。不是儿子的。谁这会跑到这条偏僻的巷子干啥?五爷站在那好奇的等待着。车停在了五爷门口。

车门打开后,一左一右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本队的田程,另一个五爷不认识。

“五爷”两个人同时微笑着打着招呼,走到了跟前。田程指着同行的人,向五爷介绍。
“五爷,这是八队的石放平,来看你来了。”
五爷笑着点了点头,没吭声,他有点糊涂。如今左邻右舍都很少来家里串门了,他们来干啥?
“五爷,你好!看着身体还结实的很呀。我五奶哪?”石放平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了一包烟,打开后给五爷和田程一人发了一根。然后把剩下的塞在了五爷手里。
“我抽旱烟,不抽这。”五爷拒绝着。
“五爷你拿上,我们都没人抽烟。”田程边说边给五爷点着了烟,同时也给放平和自己点着了。
“你五奶在屋正收拾锅上,我咋没见过你,你爸是谁?”五爷问。
“我爸是挪顺,五爷”。放平说。
“嗷,那你就是搬起家的孙子。我跟你爷在农业社时一起在大队干过。”五爷终于明白了。
“我爷在世时,我常听他提起你老人家的,说你们老哥俩好了一辈子。”石放平说。
好个屁,那会他讨厌的就是搬起,村里的加工厂解散后,一直就没有来往。五爷心想。
这时田程从车上提下来一桶油一袋米,还有一箱奶,向门口走去。五爷连忙挡在门口,问田程:
“你拿这弄啥?不年不节的。”
“这是放平给你和五奶买的,他今天特意来看你们的。”田程说。
五爷看着石放平说:“娃,你把这拿回去,我屋啥都有,你得是有啥事?”
“没啥大事,我长这么大还没来看过你跟五奶那。今天就是专门来的。五爷,论起来咱们还是老亲戚那,我听我爸说,我媳妇她表妹的二姨家儿子娶的媳妇是五奶她堂妹的小孙女。”石放平边说边将五爷拉在旁边,田程将东西提进家。
五爷被这亲戚图搞的乱了,他问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五奶:
“你娘家有这亲戚吗?”
“我爸兄弟六个,堂妹一大堆,我咋知道。”五奶说。
石放平听到这不由笑了,他说:
“有。”
这时田程放好了东西出来了,五爷一把拽住了他,很认真的问:
“你给爷说,你俩今来到底有啥事?你要不说,就把东西赶紧给我拿着走。”
田程看了一眼石放平,对五爷说:
“其实还真有点事。马上就换届了,我查了一下你们家共有七张选票,我叔跟娃都没在家,就是想请五爷把你们的票全投给石放平。放平人好的很,这次参选就是想给乡党们实实在在的办些好事,带领大家致富。”
石放平也赶紧说:“五爷,以后家里有啥事,需要帮忙的尽管吭声。”
五爷心想,我就知道是这事。也就笑着说:“小事,没麻达。”
田程跟石放平异口同声地说:“那谢谢五爷了。”
“五爷,别忘了,他叫石放平。”田程又特意叮嘱了一句。
眼看着他们坐上车走了,五奶说:“这娃都没听说过,从那冒出来要当村长,田程就是个二流子,能在一块耍,肯定也不咋样。”
五爷说:“反正咱祖坟上没冒清烟,没当官的命,其它谁当都无所谓,就是给烧火棍扣个帽子说是村长都行。”

第二天天刚刚亮,习惯早起的五爷,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条帚在院里有一下,每一下的划拉着。其实院里很干净,所谓的扫只是一种习惯。五奶到村外锻炼去了。村子很安静,别说鸡犬之声了,就是麻雀都听不见一声鸣啾。

“五爷,扫院子呢。”一声粗壮的招呼声,在五爷身后响起,吓了老爷子一大跳。他拧回头看,一个不刮胡子就是张飞一样的人站在身后。
“认得我不?五爷。”那人又说。
“南北两川,谁不认识你,梁家沟五队的梁炎启。”五爷说。
“哈哈哈,五爷损我那。知道你爱抽烟,我让伙计从外地专门给五爷买了几斤上好的烟叶,你尝尝。”梁炎启说完将一个纸袋子,递向五爷,五爷摆着手表示不要。他走了几步将袋子放在了窗台上。
“你得是也要当村长?”五爷问

“生姜还是老的辣,五爷看出来了。”
“你好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别让人笑话就行了,当啥村长。”
“五爷这话我不爱听,凭啥我不能当村长?我想干大事。还得麻烦五爷帮帮忙投几票。东西放那了,你老可别忘了。反正我当不成,他谁也别想当。”
“好,五爷给你帮忙。
“那谢了,我走了。”
梁炎启刚出门,五奶就回来了。她问五爷:“那货弄啥来咧?”
“要当村长。”
“妈呀!啥人都要当村长。日子都过成烂片子咧,还想带全村人一块过烂片子日子。这下有热闹看了。”
“乱纷纷,你放唱罢我登场。”五爷忽然感慨的唱出了一句秦腔戏文。

接下来几天,五爷俨然成了红人,天天家里人来客往。拉关系的,回忆曾经的,嘘寒问暖的,承诺许愿的啥都有。冷清惯了的老两口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美好的日子总是溜的特别快。这一天早上,干完了一成不变的琐事。五爷大开院门,端着小椅子,坐在院里喝茶。
太阳爬上了墙头,像一个巨大的红釉瓷盘,光亮鲜艳。在两层楼房的空档里投下光,将小院一分为二。天上湛蓝湛蓝的。隔壁家养的鸽子在房顶悠闲的起起落落,发出此起彼伏的“咕,咕,咕。”

一阵喧哗打破宁静,院里忽啦啦拥進了一帮人。为首的是老村长,端着一个用红纸糊起来的纸箱,上面写着三个大字,五爷虽不识字,但是知道那就是投票箱了。这堆人里就有石放平和梁炎启。门外面还站着帮陌生的小伙子。
“五爷,五爷……”亲切的招呼声一声接一声,五爷一一点头答应着。
“这是你们家的选票,共七张,娃们没回来,你就代替吧。每張票五个候选人,你只选两个就行。”村长边说边递过来一沓选票。
“别给我,我不认识字,我说你勾就行了。”五爷说。
“那也行,大家作证,我不过是代笔,你说选谁,我就勾谁。我给你把候选人念一遍。”
“不念了,直接勾吧。”
“行!”
五爷喝水一口茶,目光越过众人头顶,望着房上的鸽子念道:
“放平,炎启。放平,炎启。放平,炎启。……。”五爷不紧不慢的念着,老村长一张张的勾着。他忽然感觉好滑稽,不由咧嘴笑了一下。这一笑引得本就硬憋着的众人都笑了。
“笑怂呢,有啥好笑的。”梁炎启笑着说。
七张选票在五爷的“放平,炎启”中完成了。
石放平说:“五爷,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你活成人精了,这不是跟没投一样。”
五爷说:“你崽娃子嘴放干净。”
老村长说:“赶紧走,投了就不能改了。”一行人忽啦啦又出了院子。

“我坐在城楼,把景观!”五爷再院里又唱上了秦腔。
“五爷,小心把你从城楼上跌下来。”梁炎启的声音从墙外传来。
“跌下来也是五爷。小心把你崽娃子跌进去着,跌进去你一辈子都完咧。”五今隔墙回应。

院子另一头,五奶嘟囔:“早上还晴的好好的,天又变咧。”

共 26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选举制度是民主的一个重要要表现。从外国的竞选总统,到中国的村长,虽然相差甚远,但选举这一点是一样的。优点相同,是适应民意,缺点也是显而易见,不公正的拉选票。这篇小说,讲诉了两个为了当村官,而“贿赂”,家里选票多的五爷的故事。小说生动形象,充满生活气息,很好的勾勒出两个候选人的形象,让读者在对人物的描写和对话里,了解了两个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小说结尾异峰突起,五爷的意外做法,把故事推向高潮 。读者在喝彩之余,也对农村基层选举的现状,有所思考。推荐欣赏。【编辑:北极主人】
1 楼 文友: 2016-05-02 01:02:04 谢谢北极主人的编者按!谢谢老师! 没有虚伪的文字,只有虚伪的心。
2 楼 文友: 2016-05-02 08:00:1 一篇反映生活反映社会的真实小说,平凡,但让人思考。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5-0 14: 5: 5 谢谢老师!问好!有什么药可以治健忘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孩子咽喉肿痛
中风的中医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