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咸宁信息港 > 金融

野地

发布时间:2019-07-13 03:26:58

今天的苇草,踩着昨天的个头

蹬了一步

游鱼在清塘一次次碰壁

却总也不愿,到“自由”的中心

忸怩摆弄

池桑长得葱郁,采桑女却不再

出没于诗人的视野里

晨风借着垂柳的手

轻触水面,打乱弱水三千

孤独,恍如黑夜里孑然一身

一只鲲鱼,探出水面来唆我

说我打搅了它的清修

复又沉去,余幻想同涟漪

一圈一圈飘荡开去

高耸的桉树林将我环抱

我却已站在它的头顶

眼观它目及的一切

我?行将就灭的孤独月

也愿把光芒借与太阳

待白云成华,日出绚烂如花

我就躲在地外去笑

去哭,一世的虚实真假

像那两只近乎小如尘埃的麻雀

站在枯树顶桠

忽而看看野地

忽而说说,千年凡世的沧桑变化

清晨的野地真的教人想入非非,世界已过了多少个这样的清晨呢?又有多少人感受过这样的清晨呢?一切充满生机也充满死亡,人们——渺小的麻雀,不过只在世间,看看、听听、说说、念念,那已逝去的,幻幻、梦梦、碎碎、叨叨,那或将到来的,如是便好。如是便好了吗?一个人,一段时光的碾碎,一条长河的一滴,几块虚无的气聚成的云,偏道是有了个思想,便以为拥有了一切,偏就是拥有了一切……

那一根有思想的芦苇,在风中肆意摇曳,我不知它是快乐,还是忧愁,我不知它是随风摆动,还是自己的意愿,欢快地舞蹈,我只知道,它定然现在同我一样,唯我独存,又似万物不存,那么这就够了吗?不能再对她有所期待?交谈几句,在各自人生的轨线里,相交即为永恒,或许之后,就只是远离……summer,so small,give me change,half a year,so long……

假如至友看到我说的这些话,一定又会用他的强力意志,对我说:“梦想啊!鲜血哪可怕,泪水哪可怕,痛苦孤独绝望哪可怕,我们注定是要攀登生命的,蜕掉禁锢成长的皮囊,跑断双腿,手掌爬烂,用额头顶着尖刺,也还是要站起来,打败短暂人生的恐惧,扯断上帝的命运之枷,扼住命运的咽喉,去完成一个伟大的自我,去完成一个世界,全新的,唤为完美!”

我知道的,不会忘故去的风华,我已一次次将自己审判,不也还循着那条向往的路吗?只是那个意志,那份永恒中的坚持,不是说来易来,是要在痛苦中去践行的。我会做给你看,给世界看,给尼采看,一份强力意志,是怎样超越了人类自身,成为超人的!

2015.04.21

男性睾丸异常要检查那些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